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叶超 > 献诗

献诗

(一)
仿佛千年的历史只钟情于天荒地老的传奇,
虽说生命如流水落花易逝,但是
想起你,
想到曾经和你在一起,
沐浴尘封已久的神圣光辉,
我仿佛活了千年之久。
我的满足是大海,
不停的地期待江河的充溢。
自然造物之神奇,如蜜蜂,
使我勤劳而盲目的地想望,
却啜饮花露的甜蜜。
千年之下,
光阴是拈花一指的微笑。
我仿佛看见,
在同一世界的另一方向,
众人顶着烈日,
而此地,星辰涌向夜幕。
你轻轻的叹息,
犹如幻梦未醒时黎明的薄雾,
驱散我生命中黑夜的阴翳。
我早已迷蒙的双眼,
又有什么能再让我泪水涟涟?
飞逝者留下的记忆,
在徘徊不决的时刻, 
暗示着反复:
我所掌握的,
将终不得取;
我不能掌握的,
蕴含我的秘密。
于是,
我竟喜欢这无常的命运,
早在最初的游戏里,
已预示了路途。
而我的分享者,
亲密而难忘的果实,
在繁花落尽时,
献上,
她和我的全部。(2007-11-14)
 
(二)
是谁?
使我认识并找到了泉源,
——生命的泉源,
那一切事物中最重要的。
我的爱人!
我将欢呼,
然而沉伏。
在边缘中看到了核心,
犹如黑色碳火烧得通明的, 
内核灼热,边缘冷静的心。
我有限视野中的无限世界,
转瞬成为过去。
昼夜频繁交替中明天的影啊,
一个清晰的幻影,
却超越过去一切岁月的涌现:
无论伟大还是神奇,
激越还是静谧,
被抚平在一面镜里。
然而,以往之光辉裹住你,
它蕴藏所有情愫,
如将要开放的花朵紧紧裹住它的美丽;
即使微暂如露珠,
淡逝如烟霞;
也不揣浅陋,
并以此为真实。
在游离中,
坚定不移者闪现如一。
自然之强大和神圣,
无人洞悉奥秘,
因其掌握锁匙,
而人,
居于牢不可破的时间之门内。
只有高处啼鸣的夜莺,
和我一起,
并以我所不知的语言,
喃喃自语。(2007-11-21)
 
(三) 
我早已忘记了,
饮过的甘泉和美酒,
还有他人的赞歌;
然而,你的气息,
幽深而神秘,
萦绕在我的耳侧,
无穷无尽,绵绵不决绝,
令我忘我,
驱使我,
这个不甘驱使的人
和永不甘驱使的心灵,
它曾经静止,
象像在蛛网中封锁,
但你纤细的发丝把它,
拨动。
心中的烈火燃起,
却如澎湃不止的浪潮,
即使向着漩涡,
也永不停歇。
你温润的嘴唇,
娇嫩若新发的枝芽,
在春雨中渗透,
直抵心窝。
她如此甘冽,
唤醒我早已忘却的饥渴,
犹如远方,
亲切的,
母亲的乳汁。
沉醉啊,
沉醉——
你的臂弯,
沉醉是春天的季节。
那婉转的音调,
低低续续的地诉说。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