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叶超 > 十字架

十字架

如果这一天不降临,
我永远不知道我只是个凡夫俗子。
这短短的一天无比漫长,
我将痛苦地,无奈地,在众人的侮辱嘲笑中死去,
也许会在一些人乃至更多人的眼中、口中复活,
但这一天后,一切都将与我无关。
上帝,或者天父,若你真的存在,
我情愿不要这一切!
只愿时钟再把我拨回到那段和父亲在一起学木工的岁月。
 
每一种树木都有它们独特的味道,
原木的香味是醉人的。
没有一个枝条是无用的,
我学会了辨别每一种木料的材质。
我汗水淋漓地刨制着,
心满意足地看着我的全部作品,
从粗劣的工具到精美的艺术品,
一开始,是木工,而不是上帝,让我无所不能。
木头是我自始至终最爱的,如果我能说,
它才是上帝,
或者是上帝和我的合体。
尽管我没有读过多少书,
但我比那些学究和王侯更懂得真和美,
这是一种天赋,就这么简单。
最光辉的岁月在那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
而非在天上或被追随,我都将前所未有的孤独。
 
命运是多么残酷啊!
或者多么巧合!
我的生命,也将被我所爱的这木头所夺去。
这一次,我将被别人连同我爱的木头所钉制。
尽管我仍然对痛苦与死亡心存畏惧,
但此刻,看到我最熟悉的东西,
我竟浮上一丝莫名其妙的、淡淡的忧伤:
他们为何选了这两根如此粗劣的木料?
我着实有些不甘于被附着于它们之上,作为结束。
我因而对人生感到彻底的失望。
但因此痛苦和恐惧也随之消散。
此时我感到分外的干渴,我说:
“我渴了”。
兵丁们倒没有拒绝我这最后的要求,
但附近只有装醋的坛子,
他们拿海绒蘸满了醋,绑在牛膝草上递到我口边,
有一种酸涩清凉和甘苦杂陈的味道沁入我的心脾,
伴随着前所未有的痛苦,
我知道我已交出了我的全部,
并终于可以安息。



推荐 2